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不冒险的生活才是最大的冒险
发布时间: 2019-05-13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1

纪录片《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上映后,看过这部纪录片的人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片名中有“重返”一词?这要从该片导演饶子君的父亲说起。

饶子君的父亲饶剑峰先生是著名的民间登山家。他是贵州人,1964年生于贵阳,1988年到了深圳,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之后,他进入房地产行业,成为著名的企业家。

从高中时期开始,他就喜欢静坐和独处,后来他找到了一种更好的独处方式:2001年,他进入户外登山领域。

在之后的十几年里,他登上了“14座”(登山界的简称,指的是14座8000米级的高山)中的10座。尤其是2012年,他创造了一个奇迹,他在5个月内登上了5座8000米级的高峰,其中3座8000米级的山峰(安纳普尔纳峰、马卡鲁峰、洛子峰),他仅用了55天便登上去了。这样高强度地登山,在他之前,全世界只有两个人做到过。凭借这一成绩,他获得了第七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的“年度突破奖”。

为了登山,他戒烟戒酒;为了登山,他在2009年事业正处于巅峰的时候辞职;为了登山,他近乎瘋狂地锻炼体能。他的妻子Maggie说:“他去游泳,一次就是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一进健身房就要3个小时才出来,每周一次重装徒步,沿海岸线拉练16千米。身为企业高管,应酬多,没法保证训练时他就化整为零,平时在腿上绑沙袋锻炼体力。”

直到2013年6月23日凌晨,他在海拔4400米的南迦帕尔巴特峰的营地遇难。

他从不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登山,因为登山对于他来说,根本不需要理由。他的妻子Maggie总结得更到位:“他不想白活。”

2

饶剑峰的故事没有结束。2016年,他的女儿饶子君,在21岁的时候,带着摄制组进入青藏高原的羌塘腹地,拍摄了纪录片《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重返”,就是她重返父亲当年走过的路,重返父亲的精神世界。

受到父亲的影响,饶子君也非常热爱户外运动,还曾跟着父亲进藏,进行适应性的训练。在父亲向“14座”发起“进攻”的时候,她还说过,要帮父亲拍摄纪录片。

就在父亲遇难那一年,她考入中央戏剧学院。2016年,读大四的她,带着父亲登上8000米级的高峰时穿过的红色羽绒服,进入《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剧组,来到羌塘无人区进行拍摄。

羌塘无人区是什么样的地方呢?在藏语里,“羌塘”是“北方的空地”的意思,指的是西藏的那曲市和阿里地区,面积为30万平方千米,是中国最大的无人区,也是中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区。那里的平均海拔为4800米,全年平均气温都在零摄氏度以下,地形、地貌都非常奇特,被称为“地球上最独特、最恐怖的超级荒原”。

羌塘无人区的普若岗日冰原,是地球上除了南北极最大的陆地冰川,面积达422平方千米,被称为“世界第三极”。这座冰原的主峰海拔为6482米,没有人登顶,也没有人留下过影像记录。

《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剧组由蔡宇发起,筹备3年,成为首个获得许可进入羌塘无人区进行拍摄的剧组。饶子君和制片人蔡宇、向导土旦巴桑、登山向导次顿、后勤组长阿龙,带着一支由48人和16辆车组成的队伍,历时40天,行程3441。511千米,穿越羌塘腹地,环绕普若岗日冰原完成了拍摄。整支队伍的48名成员在出发前都签了“生死谅解书”,不过,坚持到最后的只有8人,就连导演饶子君,也因为身体原因,在中途止步。

对于饶子君来说,这是“重返”:“加入创作团队,是一个真正理解父亲的契机。我终于有机会去登上他到达的高山,去看看他曾看过的风景,从而放下这段难以割舍的情怀,继续去走我自己的路。”

对于本片的发起人,同时也是制片人和编剧的蔡宁来说,这也是一次重返。他是贵州人,自从2008年自驾到梅里雪山以后,就患上了“高原癖”,从此“越走越深,越走越远”,并且在2012年辞职,像对待故乡一样对待西藏,先后走过可可西里无人区、羌塘无人区。虽然他患有糖尿病和肾病,但可以预想到,在未来的日子里,他还会无数次地重返这片大地。

在拍摄过程中,他们经历了很多波折,还有高原反应和肺水肿。他们在拍摄的过程中遇到狼群、野牦牛群。到拍摄结束时,只剩下8个人和3辆车。但这部片子展现给我们的,是无比壮丽、恢宏的美景,和人与这种美景的对话。

这部片子,入围了第42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和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红枫叶奖”竞赛单元。

3

人们为什么要攀登高山、穿越荒原,甚至不惜献出生命,就像饶剑峰那样?饶剑峰妻子的那句话或许解释得最直接:“他不想白活。”

只不过,不白活的方式有很多种,而他们选择了和高山对话。因为,山峰是独立于世界之外的神话世界,探险是冲破极限的象征。

不冒险的生活意味着对生命的浪掷、对陈腐的生活轨迹的重复,不冒险的生活的成本是巨大的,它是用整个生命进行消耗。就像饶剑峰所说的,生命其实有两重意思:“不仅是指生理上的生命,还有你这一生的这个生命。”

我在生活中遇到过很多人,他们身份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冒险家。他们用尽一切方法去打破现有生活的平衡,抵达他们生命中的高峰。也许有些人的冒险在别人看来非常微小,但在他们自己的生命里已经是极限。对于他们来说,哪怕只是走出单位,走向荒野,走向不可测的江湖,其间的意义也不亚于攀登高峰、走过无人区。他们是在攀登精神高峰,同时世界上有无数的人在攀登真正的高峰,或者生命里的无人区,就像这部片子中的那些人。

平凡的生活有平凡生活的美感,就像小说《斯通纳》中所描绘的生活。但即便是这部小说的主人公,也在貌似平淡安逸的生活里,寻找自己精神的高峰,其间他要经过无数次的冒险,无数次地打破平衡和重新平衡,而这一切为的都是给生命增值,让生活过得有意义。这是最伟大的平凡,也是最伟大的冒险。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