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总把新桃换旧符
发布时间: 2018-02-12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春节是中华民族众多节日中最绚丽多彩的节日,炎黄子孙一代代的传承积淀,形成了丰富的春节文化。古今诗人更是笔耕不辍,留下了大量吟咏春节的诗句。

春节风俗纷呈,热闹非凡,诗人们便不惜笔墨尽情抒发,我们就先来看几首描写春节风俗的诗吧。

清代蔡云有诗云:“茅舍春回事事欢,屋尘收拾号除残。太平甲子非容易,新历颁来仔细看。”描写的是春节前打扫屋子的习俗,一首过年童谣唱到“二十四,扫房日”,我们姑且认为蔡云也是在腊月二十四将屋子打扫一新吧。

唐代诗人来鹄有一首《早春》:“新历才将半纸开,小庭犹聚爆竿灰。偏憎杨柳难钤辖,又惹东风意绪来。”这首诗描绘了春节庭前放爆竹的场面。蔡云的诗和来鹄的诗都提到了“新历”,历朝历代都要在新年到来之前颁布历书,方便百姓安排来年的生产生活。

元代书画家赵孟頫写过一首描绘农家过大年的诗:“田家重元日,置酒会邻里。小大易新衣,相戒未明起。”元日就是大年初一,农家最看重这一天了,不仅要请好街坊们饮酒,大人小孩都要穿上新衣。对于小孩而言,穿新衣自然是高兴的,但更高兴的是收到大人给的压岁钱,清人吴曼云有一首《压岁钱》诗:“百十钱穿彩线长,分来再枕自收藏。商量爆竹谈箫价,添得娇儿一夜忙。”生动再现了孩子们拿到压岁钱后的喜悦心情。

春节是用美食来犒劳辛苦一年的自己和家人的时候。清代有一首《竹枝词》云:“一餐年饭送残年,腊味鲜肴杂几筵。欢喜连天堂屋内,一家大小合团圆。”分明是一幅合家欢聚吃年夜饭的风俗画。

春节,人们最看重的是合家团圆、除夕守岁。难怪诗人吟咏的春节诗中,不少是对除夕守岁有感而发的。如杜甫有“守岁阿成家,椒盘已颂花”之吟唱,孟浩然亦有“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之感受。唐代还有位叫史青的诗人,他有一首《应诏赋得除夜》诗:“今岁今宵尽,明年明日催。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气色空中改,容颜暗里回。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道出了除夕守岁,送旧迎新,既怀着留恋,更充满期待和希望的心境。

除夕守岁,合家团聚之时,最能激发起人们的思乡之情。唐代白居易的《客中守岁》流露出了思乡的伤感之情:“守岁樽无酒,思乡泪满巾。始知为客苦,不及在家贫。畏老偏惊节,防愁预恶春。故园今夜里,应念未归人。”白居易客居他乡,无法回家过年,他思念着家人,家人也应该思念着他吧。

春节,在古代一些仁人志士心中别有一番滋味。南宋文天祥被元军囚于狱中的那年除夕之夜,写了一首《除夜》诗:“乾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末路惊风雨,穷边饱雪霜。命随年欲尽,身与世俱忘。无复屠苏梦,挑灯夜未央。”抒发了以身殉国的高尚情操。清代林则徐在被流放期间写下了《伊江除夕书怀》诗:“流光代谢岁应除,天亦无心判菀(意为茂盛)枯。裂碎肝肠怜爆竹,借栖门户笑桃符。新幡彩胜如争奋,晚节冰柯也不孤。正是中原薪胆日,谁能高枕醉屠苏。”作者用卧薪尝胆这个典故,抒写了维系在每个国人身上自强的重任,在这重任面前,怎能高枕无忧、痛饮屠苏呢,其忧国忧民之心不言而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吟咏的春节诗,富有时代色彩。1944年2月8日,陈毅写下了《元夜抵胡家坪》:“敲冰踏雪麦坪前,半夜山村犹未眠。点点花灯当户照,齐占胜利在今年。”描写了小山村过年的热闹喜庆,表达了对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信心。1959年2月7日,林伯渠参观了广州的花市,写了一首《春节看花市》:“迈街相约看花市,却倚骑楼似画廊。束立盆栽成队列,草株木本斗芬芳。通宵灯火人如织,一派歌声喜欲狂。正是今年风景美,千红万紫报春光。”洋溢着对祖国的赞美之情。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在今天这个万象更新的新时代,我们正过着“人逢盛世,景遇丰年,合家欢乐,满屋生辉”的春节。(缪士毅)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