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说 冬
发布时间: 2018-01-09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王国政

春夏秋冬四季列队依次交替中,冬立在尾。人的潜意识里,多喜春的温暖,夏的浓烈,秋的多彩,而对于愈发鲜见雪花伴随的冬,好多人并不喜的,尤其对于泉城这样干冷时常北风怒吼的冬,虽有老舍先生《济南的冬天》为其美言,时至今日,安静地度过漫长少雪多霾的冬须多出些耐心。

我从前亦不喜过冬天,厚的棉衣棉裤捆绑住腿脚,限制行动自由,仄在陋室过久,思想变得慵懒,文思渐现衰迹,想象之翅膀收起却迟迟难以打开,内心莫名躁动来躁动去。回想,那不是冬天惹的祸,盖因我心没有顺其自然,与自然和谐融为一体。

如今我已不再过去那样看冬过冬,我觉得春夏秋冬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四个亲生子女,性别容貌气质不同,长相性格脾气各异,恰恰由于她们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出现,方带给人类身体灵魂双重愉悦天然的一个好去处,使这个世界因为季节变换文化差异而绚丽多姿。由此说来,对四季厚此薄彼是欠妥的。想到那句“此心安处,便是吾乡”的话,我因此想说,面对季节变换,心若安静,皆若彩云之南四季如春是也。

冬夜里,我忽然想,人们为何不愿搭理冬天给冬天以冷脸呢?大概因为冬天不像过去那样可爱了。我家乡胶东半岛四季分明,烟台、威海有“雪窝”之称。我小的时候,冬天是与雪为伴的,上学途中打雪仗,放学之后街心堆雪人,河里溜冰,砸开冰块网鱼。那个时候,寒风凛冽直往骨缝里钻,农村娃单衣薄裤,常冻得瑟瑟发抖,手脚冰凉,脸通红通红,感冒流鼻涕却不见有人去打点滴,那只是风寒所为而非今日动辄这病毒那病毒引起的啊。那个时候,人们对冬天充满期待和热爱,忙碌春夏秋的农人,终于闲下来于热炕头上歇歇脚,抿一口老白干,盘点一年的收成,盘算来春的梦境。进入腊月门,农村集市成为热闹景象,庄户人赶大集,置办鱼肉好吃的年货,屋檐下吊挂,或院落堆放扣上大锅等家什,冬天这个硕大的天然冰箱,保鲜食物,可从年前一直吃到来年正月。那个时候,村里人夜不闭户,却不见小偷小摸,循着雪地清晰的脚印,轻易可以找到坏人的去处……

如今的冬天是少了些生趣的,工业化生产的匆匆步履,急功近利寅吃卯粮式开发,冬天依旧准时而至,却多出暖意,少了雪,也难见雨水。热电厂的烟囱多出黑烟,汽车尾气滞留都市,过去不曾有过的雾霾也赶在这个冬天里凑热闹,医院急诊室里等待输液的男女老幼排成长队……

于是乎,我时常怀念曾经的冬天,留恋冬天的好处。记得我来济南安家后的有一年冬天,泉城下了一场好大的雪,据说属于多年不见堪称豪华的鹅毛大雪。我漫步山大这所著名的高等学府校园,感受冬天瞬间带给人们的愉悦,带来的生机和妙处。

好多的年冬天里不见大雪,思想的种子蛰伏在冬日里,期待来年春天里生发,夏日里开花,秋天里收获。可是,济南的冬天却这般漫长,大地少雪,山河褪绿,内心的安生却不可安分,追梦的步履不可停歇。今年入冬后的时日里,我隔三差五去宽厚里转转走走,那儿距趵突泉不远,离黑虎泉一路之隔,那儿每天夜里三五成群或成双成对的少男少女街巷里穿梭,用青春的火焰为寒冷的冬夜带来一片温暖和亮色。我习惯坐在那家包子铺临窗的位子,半笼包子,一碗小米粥,面对窗外那家惬意时光的店铺,为内心找寻一处安静之地。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呢,这样一个缺少生机极易生发孤独的冬日里,只有开启一扇窗,让阳光照射进来,方可为内心营造一片春意盎然之绿洲。

昨日冬至,今日霾至。泉城天空混沌一片,模糊了视线。我了无去处,躲在陋室里说这些关于冬的话。倘若窗外大雪纷飞,我将把那飞舞的雪花看作一行行诗,点燃生命应有的激情活力;我会果断放弃此文,我将把心中最美的诗,用双脚发表在洁白无垠的大地上……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